希金斯赌球 > 赌球软件赚钱 >

《歌手》决赛夜,见证版权时代的声音

(发布日期:2018-04-13)

编者按

近年来,「版权保护」一词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汪峰封杀旭日阳刚版《春天里》,曲婉婷封杀李代沫版《我的歌声里》,Vitas封杀迪玛希版《Opera2》,陈粒封杀华晨宇版《易燃易爆炸》……这究竟是音乐人太锱铢必较,还是版权所到之处只有兵戎相见?欲知详情,请看下方分解。

近十年来,中国的音乐产业发生了外行人难以想象的剧变:

2010年之前百度MP3免费传播音乐,各音乐权利人纷纷起诉百度但无一胜诉;2011年太合麦田宣布不再签约歌手,宋柯称唱片工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已经不存在,红姐统一图库;《甄嬛传》原声大碟首发仅三千张,刘欢受访感叹唱片快成了笑话……

历经「唱片已死」车轮的碾压后,被打入冷宫的音乐产业终于在2015年迎来了转机。

同年好妹妹乐队依靠众筹登上北京工人体育场开演唱会,独立音乐人李志举办场馆级别巡回演出;与此同时,成本和售价相对低廉的数字音乐专辑迅速打开市场,2016年网易云音乐平台销售额达百万级的数字专辑就已经达到了4张,2017年李宇春的数字专辑《流行》更是仅靠两个月就突破百万销量;《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现象级节音乐类综艺节目的涌现也都在为音乐产业的回暖助力。

而这一切的转变,都绕不开「剑网 2015」专项行动——2015年6月,国家版权局联合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联合放大,严厉打击未经许可传播音乐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推动音乐网站版权自律和相互授权。同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转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责令各音乐平台下架无授权歌曲版权,音乐版权规范化时代至此正式开启。

依托中国音乐产业触底反弹这一波极限操作,暗地发功的天秀奶妈「音乐版权」迅速成为音乐玩家的炙手热词。众所周知,华语乐坛在经过九十年代的黄金时期之后开始逐渐走下坡路,国内整个版权的保护制度和措施的完善跟不上整个互联网技术和业务形态的发展是其主要原因。国内音乐市场由于缺乏打击盗版的强有力措施,听歌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免费午餐,这也使得国内的音乐产业相关从业者无法从创造音乐内容产品获取经济来源,只能依靠综艺、巡演、代言等支撑,畸形的音乐生态下从业者对于高品质音乐的创造动力不足,于是出现了老歌手仍占据歌坛,新歌手作品不足,《南山南》、《小幸运》等歌曲一火便是一年的现象。